当前页 > 首页 > 桃李芬芳

时光里永不凋零的花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高一一班 张云云

流水岁月,淡抹了年华。那一念的温纯,轻描淡写间尽显如诗如画的旧时光。宛如一汪清泉,静谧幽幽涓然流淌,微风拂过,那时光的流水中开出几朵不朽的传奇之花。

佛前的青莲

伫立在光阴的路口,历史的风尘悄然散去,沿着时光的印记去寻一段三百年前的青梅旧事,打捞一段深沉如海的清朝遗梦。他出生在帝王贵胄之家,高贵的血液铸就了此生无上的尊荣。他拥有荣华富贵,却渴慕布衣清欢;他处红墙绿瓦,却思竹篱茅舍;他食山珍海味,却思粗茶淡饭。他的心事从来都是难以捉摸的,家庭的显赫,天子的器重,绝世的才华,精致的爱情……他似乎也拥有了一切,却不曾被这过眼烟云般的富贵消磨了意志,仍是安静的守候着那缕与生俱来的忧愁与淡泊。他吟道“虽履盛处丰,抑然不自多。于世无所芬华,若戚戚于富贵而以贫贱为可安着。身在高门广厦,常有山泽鱼鸟之思”。

纳兰容若的前世,是一朵佛前修炼的青莲,贪恋了人世间烟火的颜色,注定今生这场红尘游历,所以他有冰洁的情怀,如水的禅心,悲悯的爱恋。纳兰容若的一生,沿着宿命的轨道行走,不偏不倚,不长不短,整整三十一年载。在佛前,他素淡如莲,却可以度化苍生;在人间,他繁花似锦,却终究不如一株草木。

一朵佛前的清莲盛开在历史的长河,永不凋谢。

南山的菊花

清风吹过,飘然无痕;鸟儿飞过,影去无踪。与岁月的清流中回眸过往,于尘世中独寻一抹心灵的宁静。他生于军功卓著的家族,却家道衰落,不得不进入官场追名逐利。他本性淡泊,官场的污浊黑暗使他懂得人情世俗的不堪,他最终远离仕途,割舍了繁华,亦选择了清贫。就如同一朵温室里的菊花,移栽至竹篱,虽失去了庇护,却也避免了被修剪的命运,在风雨中得以坚强的生长,亦会绽放出更绚丽夺目的花。

陶渊明的化身是一朵清淡的菊花,是菊花给了他真意,给了他归宿,他如同倦鸟迷途知返,在日落前回归老旧的巢穴,只求安稳度日,好比一个走入迷途的罪人,在深山禅林偶闻钟声,被悠远的禅镜度化。他隐居南山,或采菊东篱,或垂钓于溪畔云崖,或荷锄于田埂阡陌。他是菊花的化身,于梦中绽放,连飞鸟误入其间,都不愿还尘间。又是深秋,草木皆枯,唯有菊花,枕着秋霜开在东篱,不招摇,不妩媚,安逸而素淡。

一朵南山的菊花绽放于岁月的长河,永不凋谢。

河畔的幽兰

时光如水,一任芳华流逝。曾经的绚丽,曾经的伟大,宛如飞烟散,别离苦。那是一场旧事的轻弹吟弦。他出生于楚国贵族,自幼勤奋好学,胸怀大志。他与楚怀王相识,得他重用,想当年,他的精明强干,能言善辩,使楚国得以在乱世中立足。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正当你施展伟大抱负的时候,他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奸佞小人的话使楚怀王疏远了你,你凄凉的爱竟换不回一丝的回报。于是在万分悲愤之余,写下《离骚》,亦远离了污浊的官场。你在寂寞的风中,禹禹独行。

屈原的知音是一朵兰花,所以他在归乡之后,才在学馆庭院、九湾溪田园,种满了兰蕙,还经常佩戴兰花,屈原爱兰,更似兰。“秋兰兮清清,绿叶兮紫茎,满堂兮美人”是他的信仰。“滋兰九畹,树蕙百亩”,是他树立高尚情操。他殷切希望炎黄子孙人人都是君子,神州开遍善美芬芳之兰花。可见他对馨兰的偏爱,已到执着的程度。从日常生活的雅爱兰蕙,到灵魂深处的高洁如兰。兰花的高雅、守节、淡泊、独立不迁,恰似屈原,宁投身江流,也不让世俗的尘埃玷污自己高尚的节操。

一朵河畔的幽兰悄然开放于时间的流水中,永不凋谢。

眺望古今,一朵朵不朽的传奇之花,与岁月的流水中绽放,带着属于自己的独特韵味,在斑驳时光中寻安静一隅独处。朝盈旭日,暮待夕阳,笑看花开,静待流水,弹一曲幽笛,低吟浅唱,且看繁华时光中那永不凋谢的花。

点评:花草无语,文人有意,花草折射出人的精神魅力。纳兰容若是一朵佛前修炼的青莲,悠然尘外,落拓无羁。陶渊明是一朵清淡的菊花,远离尘俗,洁身自好。屈原是一朵河畔的幽兰,独立不迁,高雅守节。这一朵朵传奇之花,在岁月流转中永不凋零。文章主题鲜明,结构清晰,语言清新典雅,彰显了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。(张辉辉)


分享到: